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前沿 >详细页面
消除肝炎 临床医生应主动担当
发表时间 2019-07-24 17:43
编辑:小准
阅读量:70
信息来源:省精准医学学会

作者:夏海波  文章转载自《健康报医学论坛版》


7 月 28 日是第 9 个世界肝炎日。今年,世界卫生组织(WHO)设 定 的 宣 传 主 题 是“Invest in Eliminating Hepatitis”(为消除肝炎投资)。那么,目前我国肝炎防治形势如何?有哪些困难?除了政府、医疗机构、民众及各类团体组织的关注和投入,临床医生自身又该如何更好地参与到肝炎防治工作中?就上述问题,我们专访了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内科暨肝病中心主任侯金林教授。


侯金林主任01.jpg

侯金林教授


肝炎诊断和治疗率仍双低


记者:我国肝炎防治形势如何?最为棘手的问题有哪些?

侯金林:目前我们还没有大范围的确切普查数据,国内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据推算约8600 万,其中慢性乙型肝炎患者 2000 万~3000 万例。一般人群丙肝病毒感染者约 560 万,如加上高危人群和高发地区的丙肝病毒感染者,约 1000 万例。从世界范围看,全球 2.4 亿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有三分之一在中国,全球 1.3 亿~1.5亿丙肝病毒感染者约 7% 也在中国。换句话说,世界消除肝炎,中国的努力至关重要。

  近些年,国内肝炎防治政策和制度不断完善。例如,我国新生儿群体中的乙肝疫苗覆盖率达90%以上,母婴成功阻断率达到 95%以上,从源头上减少了肝炎新发病例。在治疗方面,乙肝可通过治疗控制病毒,不影响患者的正常生活和工作。高病毒定量乙肝孕妇妊娠后期也可口服抗病毒药物,减少病毒载量,进一步阻断母婴传播。南方医院的“小贝壳”项目,就是以彻底消除乙肝母婴传播为目的,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丙肝则可通过抗病毒药物将 99% 的患者体内病毒彻底清除,达到治愈。同时,多种治疗肝炎的抗病毒药物也迎来了众多突破,安全性和有效性都得到了保证。

    然而,我国患者基数大,诊断率和治疗率双低(诊断率约 19% ,治疗率11%)的状况仍然存在,大量的感染者和患者尚未被发现。因此,如何发现数目庞大的沉默的肝炎患者是肝炎防治工作的重点和难点。提高早筛、早诊率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提出的目标是,到 2030 年肝炎诊断率提高至 90%,治疗率提高至 80%。《中国病毒性肝炎防治计划 2017~2020》也提出了2020 年全国实现大众人群病毒性肝炎防治知识知晓率达50%以上,血站血液乙型肝炎病毒、丙型肝炎病毒检测率达100%的目标。政策和目标均逐渐完善,落地执行是今后的重点。


消除肝炎并非没有肝炎


  记者:肝炎能否真正消除?如何理解今年WHO肝炎日主题中的“消除”?

  侯金林:消除肝炎是公共卫生层面的概念,并不是说世界范围内没有一个肝炎患者。消除肝炎的概念最早由 WHO 在 2016 年世界卫生大会提出。实际上,之前我们也提出很多类似理念,包括“ 小贝壳”乙肝母婴零传播项目等。消除肝炎实际上是许多明确的量化指标。具体来说,第一,2030 年和 2015 年比较,新发的肝炎患者减少 90% ;第二,肝炎相关死亡率减少 67% ;第三,肝炎诊断率达到 90%以上,治疗率达到 80%。

    目前,全国每年约 50 万人死于乙肝相关的终末期肝病,包括肝癌。有数据显示,国内平均每 73 秒钟诊断一例肝癌,同时也有一位肝炎患者死亡。 如能将肝炎相关死亡率减少 67% ,累 积到 2030 年会减少数以百万计的肝炎相关肝癌死亡病例,这也是我们开展各项肝炎防治工作的重要目标。


临床医生可贡献更多


记者:对于广大临床医生来说,如何更好地参与到肝炎防治工作中?

侯金林:一线临床医务工作者对于消除肝炎的贡献应该是多方面、全方位的。

第一,多做科学研究,为消除肝炎提供真实世界证据。例如,肝炎的抗病毒治疗到底能否减少肝癌,曾经是不明确的。我们负责的一个覆盖全球 24 个国家、299 家中心、12000 多例慢性乙肝病人的项目,其中中国入组的 5000 多例患者,从 2006 年随访至今,肝癌发生率减少 51% 。由此可见,国家政策和临床应用都需要来源于临床的真实数据。再如,针 对 新 发 感 染 率 到 2030 年 下 降90% 以上的目标(跟 2015 年比较)是 WHO 测算提出的,那么在中国的真实世界当中,能否达到上述目标、该怎样达到?这些也需要让真实世界的数据说话。

第二,做好患者随访管理。乙肝患者需要全程随访管理,尤其是肝硬化患者,跟踪随访可以提高肝癌早诊率。对于肝炎患者来说,虽然不能完全阻断肝癌发生,但可减少,而且发现早期肝癌也意义重大。随访工作需要临床医生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尤其是有些基层医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进行传统随访。我们呼吁和鼓励临床医生重视随访,但也必须正视医生付出和回报问题所带来的挑战。

 第三,参与科普工作、公益活动和媒体宣传。医生有责任从专业的层面与大众和媒体进行更多交流。2016年,我在巴塞罗那参加欧洲肝病年会时,代表亚太肝病学会在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见证下与美国、欧洲和南美洲肝病学会主席一起签署了消除肝炎的联合声明。当时很多人问我,中国人口基数这么大,公共卫生政策也有提升空间,如何实现各个量化目标。实际上,这几年我们的进展有目共睹,但我们仍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到提升全民对肝炎认知这个工作中来。近期,我们和全国超过百家医院在 29 个省的72 个城市联合开展的丙肝、乙肝公益检测活动就是很好的公益活动实践。只有到基层,实地鼓励高危人群主动筛查,发现隐藏肝炎患者,才能帮助他们尽早诊断,规范治疗。

  第四,助力肝炎患者的早期筛查。乙肝筛查任务光靠医院无法有效实施,需要政府、企业、医院(三级网络医疗机构)一起来做。近段时间,南方医院探索医院社区一体化肝炎防治管理模式。期望在政府指导下,联合 社区卫生专业机构、专 业人员和临床医生、疾控人员一起做筛查。社区主要任务是筛查,筛查出来后,县医院或更高级别的医院负责诊断和治疗。 通过一体化探索,将医院和社区的壁垒打通,将筛查、诊断、治疗、随访管理四个环节落实到位。

纵观医学史,慢性病和传染病的防控最易造福人类也最易见到实际效果。防治肝炎,虽任重道远,但未来可期,广大的临床医生也必须尽快参与进来,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