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会员风采>详细页面
张弩: 临床和科研相辅相成,有机融合 
发表时间 2021-01-13 11:45
编辑:小准
阅读量:1
信息来源:神经时讯

图片1.png

张弩

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神经肿瘤分会牵头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简称中山一院)神经外科副主任


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优青,科技部重点研发计划青年科学家。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青年委员,广东省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胶质瘤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美国MD Anderson癌症中心博士后,广东省杰出青年基金,广东省特支人才,广东省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第七届吴孟超青年医学奖、王忠诚神经外科青年医师奖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中枢神经系统恶性肿瘤。在颅底神经外科综合治疗,中线深部病变,胶质瘤外科治疗以及其他常见神经疾病治疗方面有较多经验。


张弩教授曾在美国M.D.Anderson癌症中心完成博士后培训,全面掌握神经外科常见病与多发病的国际化诊治规范,在脑胶质瘤的基础研究和临床诊疗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荣获第三届脑胶质瘤学术大会优秀青年科技工作者。

目前,张弩教授所在科室胶质瘤每年手术量大概200-300台,研究上已经找到了找到EGFR-V3的配体,为脑胶质瘤开发潜在的靶向治疗靶点奠定了基础。

近十年来,张弩教授统计到的胶质瘤病例大概2000例,病人也都是带有随访的资料。分布来看,中国胶质瘤病人分布其实和国外不太一样,老年胶质瘤可能相对会比国外报道的相对少一点,一般还是以中青年或者青年人胶质瘤比较多。

张弩教授表示,这几年恶性胶质瘤的分子机制研究进展非常迅速。2017版的《中国脑胶质瘤分子诊疗指南》对比以前的指南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再不是简单的按照传统的WHOⅠ、Ⅱ、Ⅲ、Ⅳ来分级,而是建立和推广分子分型,根据分子靶向标志物对胶质瘤进行细分。近年来最大的发现是IDH突变可以作为一种诊断和预测结果的分子标志物,它对胶质瘤患者预后的判断是非常明显的。研究发现,IDH突变的胶质瘤患者具有较好的预后。但是仅仅有关于预后的判断是不够的,要往治疗这个方向去发展。现在提倡对IDH突变的患者进行特异性的治疗,但实际上这些患者即使不做干预,其预后也会更好一些。现在对于那些生存期非常短的IDH野生型的病人,要找到一些新的治疗的分子,从分子靶点开始,找到这个目标,然后逐渐从实验室到临床进行转化。最理想的分子标志物目前还没有被发现,还需要更多的工作和研究。如果能找到理想的分子标志物或是治疗靶点,会对胶质瘤的患者有很大的帮助。

最近,大家都提出在脑胶质瘤手术中不仅要尽可能切除病灶,同时又要保护患者的神经功能,尽可能的减少损伤。张弩教授认为,要在最大程度切除和功能保护二者之间达到一个平衡,除了依靠医生本身的判断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例如病人的需求。在我国,由于经济等原因,很多病人并没有多次手术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对病人的手术策略、对肿瘤的切除范围等都要有一个调整。实际上每个患者都是不一样的,患者的需求不一样,患者家属对手术的期望值也不一样。有一些低级别胶质瘤患者,他们会觉得功能受损一点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要切干净,要延长生存期。但如果患者是一个音乐家,他可能宁愿少切一点,生存时间短一点,也要保护神经功能。总之,这是非常个体化的,要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和需求,去做出一个综合性的手术策略。

在本次第三届脑胶质瘤学术大会上荣获优秀青年科技工作者称号,张弩教授分享了他的感触:“非常感谢大会对我们工作的肯定。行医十多年来,做研究和做临床两方面我一直都没有放弃。目前我国逐渐地向美国看齐,大的教学医院的外科医生是临床和科研两条腿走路的。医生需要从临床中去发现一些问题,把这些问题用科学的语言转化成一个个的科学问题,用科学的方法去解决,解决以后再应用到临床实践中。对于外科医生来说,科研和临床两方面的培训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有做到有机融合,才能带来更多的原创性的反应。我们国家现在鼓励原创,我们需要有中国人自己的研究。像我自己,既经过了国内培训,又有出国学习经历,具备了一定的国际视野,基本上能够跟国外步伐一致,希望能够为更多的中国患者做出自己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