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会员风采>详细页面
李海燕:创建无呕病房两年,呕吐率降至2%以下,乳腺癌患者生存质量提升
发表时间 2021-03-18 09:57
编辑:小准
阅读量:19
信息来源:医师报

image.png

李海燕

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会员

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雅和医疗中心、乳腺外科,保健办公室主任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学士;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外科学博士学位(硕博连读),师从中山大学长江学者宋尔卫教授。2013至今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甲乳外科。 擅长乳腺肿瘤学、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理论和实践知识,对于乳腺保健、乳腺增生、哺乳期/非哺乳期乳腺炎、乳腺纤维腺瘤、乳腺癌的诊断与治疗方面有较丰富的经验。熟练乳腺肿物的微创手术(第三代微创安珂系统)、乳腺肿物穿刺活检、乳腺癌前哨淋巴结活检术、乳腺内肿瘤整形术和乳腺癌根治术等技术。 科研上主攻肿瘤微环境对乳腺癌作用和小分子RNA对乳腺癌干细胞作用的研究,发表在SCI收录杂志(如《Cancer Cell》和《J Cell Biochem》)的论文多篇。

《Journal of cellular biochemistr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and Cancer Research》审稿专家,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乳腺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广州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会员;广东省医疗行业协会乳腺专科管理分会委员会委员;广东女医师协会乳腺分会委员;广东省中医药学会乳腺病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抗癌协会遗传性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广州市医师协会乳腺病分会委员。


每年十月是“乳腺癌防治月”。虽然乳腺癌每年发病数量仍在增长,但相关的治疗手段也日渐更新和丰富。早期乳腺癌的5年生存期可达89%,意味着大部分早期患者在手术治疗和合适的放疗化疗方案治疗后,癌症可以有效控制/临床治愈/长期生存。

而令患者闻之色变的化疗毒副反应,也有了相应的控制方法。记者近日采访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雅和医疗中心、乳腺外科,保健办公室主任李海燕医生,了解到,该院创建无呕病房两年来,化疗患者的呕吐率已降至2%以下,需要长期化疗的乳腺癌患者生存质量明显提高。


富裕地区乳腺癌发病率更高


在世界范围内,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2018年全球癌症统计数据,乳腺癌每年新增确诊患者近210万人,占所有癌症的11.6%(与肺癌并列第1位),每年死亡病例数占6.6%(位于第5位);在女性癌症患者中,乳腺癌总发病人数占比和死亡比例均为首位,分别占46.3%和13.0%。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近20年的乳腺癌发病率逐年上升。2019年国家癌症中心报告显示,我国乳腺癌每年发病约为30.4万,占女性癌症患者的17.1%。李海燕主任表示,从发病率情况来看,乳腺癌是一个“富贵病”,经济发达的地区如东部会比西部高,城市比农村高。

李海燕主任介绍了我国乳腺癌发病情况与国外相比还有一些差异。“比如说年龄,我国的高发年龄是45-65岁,西方国家是65岁以上,我国倾向于年轻化。中国是绝经前的病人更多,而国外是绝经后的病人更多,猜测这可能与人种、基因表达有一定的关系。”

另外,她还提到之前好莱坞影星安吉莉娜·朱莉因为在基因检测中发现了BRCA突变所以做了乳腺预防性切除,“但其实就整体的(乳腺癌相关)突变率和致病性突变率而言,包括BRCA突变,中国都要比西方国家低”。


image.png


负面情绪和激素都是致病因素


除了BRCA突变等遗传因素,环境污染、激素应用和情绪因素也是乳腺癌发病的原因。

李海燕主任特别提醒,一些疾病会应用激素替代治疗,替代治疗当中有三层雌激素和混合制剂(雌激素+孕激素),相比之下,混合制剂比单纯雌激素风险更高。所以妇科一旦要做替代治疗,应该先来乳腺外科评估,如果双侧乳房有疾病,要先处理乳房疾病,再去做替代治疗,这样就避免激素的刺激使得乳房的肿物发生变化。

即使没有发现肿物,也会让患者在激素替代治疗后,每半年来乳腺外科做健康查体。

除了替代治疗之外,李海燕主任还提到,女性用激素治疗有一个很大的人群是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还有一部分健康人经常吃事后避孕药,这种避孕药剂量比较大,也需要定期随访和关注。

此外,负面情绪及吸烟、喝酒(酒精含量过高)也会增加乳腺癌的发病率。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离婚对乳腺癌的发病率都有很大影响,离婚导致的生活环境改变、心情不好、情绪不稳定会令女性更容易患上乳腺癌。


无呕病房两年来呕吐率降至2%


绝大部分早期患者在手术和剂量充足的化疗疗程后,乳腺癌可以有效控制/临床治愈/长期生存。但对晚期患者来说,化疗几乎要伴随终生。

而这也是不少乳腺癌患者最为焦虑和恐惧的治疗之一。乳腺癌化疗治疗方案中,不少都含有容易引发恶心呕吐的高致吐药物。“另外,我们这里女性病人居多,女性天生就是比较容易焦虑,容易恶心呕吐。”李海燕主任表示。

针对这一主要化疗毒副反应,李海燕主任在医院牵头创建了无呕病房。


image.png


“最关键的是第一次打化疗之前的评估。”李海燕主任介绍,第一次化疗评估需要评估这位患者之前有没有接触过相关药物、是不是一个容易呕吐的人,比如有没有晕车、孕吐,包括心理上是不是容易焦虑,再评估我们要给什么药物方案。我们也会让个案管理师去关注她的治疗过程,根据实际情况阶段性调整。

针对各种原因可能引起的呕吐,不管是性别还是药物原因,如果发现有高致吐风险,医生们会给三联甚至是四联的止呕方案:不但有传统的5-羟色胺抑制剂,抑制外周原因的呕吐,还会使用作用于中枢系统的NK-1受体拮抗剂(比如:阿瑞匹坦)等,把中枢原因引发的恶心呕吐控制住。必要时,医生们还建议给一点安眠、安神的药物,以起到镇定的作用。


image.png


除了强大的药物止吐方案,医护人员们也非常重视心理止吐建设。

“我们特别重视患者家属教育。化疗过程中,丈夫的配合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经常都是先跟患者丈夫谈话,谈完了了解到病人是怎样的状态,再去选择性地给病人释放一些信息,我们希望跟患者的丈夫沟通的是:作为丈夫,你要怎样帮助她度过化疗治疗的过程?现在聊起这个话题,我们患者的丈夫都能讲出很多内容来。” 李海燕主任笑称。

科室还会组织患者的丈夫们互相沟通交流,不懂得如何帮助妻子的丈夫可以向做得好的“优秀先生”学习,“如何用男士的魅力和呵护帮助患者放松情绪,是大家讨论的话题。有的老公会在病房弹吉他唱歌,和妻子一起做手工,比如剪纸、涂色,或者是去看电视剧、听音乐、看书。我们会推荐书给她看……总之就是尽量转移她们的注意力”。

无呕病房建设两年来,化疗患者的呕吐机率已经降至1-2%,几乎不再有为呕吐所苦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