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会员风采>详细页面
陈玲:抗“帕”路上,不改医者坚心
发表时间 2021-03-05 14:08
编辑:李婉欣
阅读量:8
信息来源:广东科技报

20201010171512_33126.png

陈玲

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帕金森病分会主任委员、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科主任医师、教授


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帕金森病与运动障碍学组委员;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神经退行性疾病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帕金森病及运动障碍病专委会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帕金森病与运动障碍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脑保健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广东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常委。参与及承担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广东省重点领域研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自然科学基金和省科技计划项目等多项,参加国际及国内多中心临床研究课题,不少成果已发表。联合香港中文大学威尔士亲王医院、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在ClinicalTrial.gov注册并牵头DBS治疗早期及晚期运动并发症帕金森病患者的前瞻性多中心临床研究(Elass研究)。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帕金森病发病率及患病率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与日俱增的病患对当前的医疗资源带来了不少挑战。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中山一院”),由神经科ICU专科主任陈玲所带领的医护团队,时刻关注与守护帕友们(下文指“帕金森病患者”)的健康。多年来,陈玲所坚持的由神经内科、神经外科、麻醉科、康复科、核医学科等在内的多学科联合诊治已经成为中山一院帕金森病治疗的发展趋势,其中DBS疗法(又称“脑深部电刺激术”)更在上百位病患者中开展,全国领先,让帕友们看到希望的曙光。


与帕友同行的守护“天使”


自1992年考取中山医科大学神经病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开始,陈玲就踏上了帕金森病的研究之路。据了解,帕金森病是一种神经系统的变性疾病,病患大脑内中脑黑质多巴胺能使神经元变性缺失。


图片1.png

帕金森病的发现和病理研究发展(图源于网络)


“动作迟缓、震颤、肌肉僵硬、姿势平衡障碍是帕金森病的四大表现。”陈玲介绍道,这些“信号”提醒我们,帕金森病已经“在路上”,发展到中晚期甚至会出现语言障碍、认知障碍或严重抑郁、焦虑、精神异常等。在攻读硕士及博士阶段的专业学习基础上,结合多年的临床研究经验,让她能够熟练地对这类疾病的主要症状作出分析。


图片2.png

帕金森病症状(图源于网络)


“虽然帕金森病不可治愈,如同高血压、糖尿病,它是一种可控的慢性病,这让许多病患感到舒心。”陈玲表示,帕金森病患者与普通人的预期寿命是一样的,但如果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患者的生活质量往往会比普通人差,到后期可能难以正常行走、自理生活,甚至只能卧病在床。

由于帕金森病的确切病因至今未明,有研究认为,它是遗传、环境、年龄老化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有针对性地预防帕金森病比较困难,同时陈玲认为帕金森病的治疗也存在难点。她表示,不同治疗阶段都会存在困难。在病情早期诊断阶段,临床难以区分帕金森病与帕金森综合征。“帕金森病是帕金森综合征的一种表现,二者在疾病原因、临床症状、左旋多巴制剂药效反应等方面都存在差异。”因此,需要进一步借助PET(又称“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显像”)检查帮助鉴别诊断病情。在术后长期的管理阶段,植入病患脑中的“电子药”(即DBS)与口服药的磨合同样存在困难,需要不定期对电子药进行调整,以达到良好的药效。

与病患之间的沟通让陈玲感到有很大的挑战。有些帕金森病早期治疗效果不明显,不同于中晚期调整药物的效果,使得帕友及其家属陷入治疗误区,打击了他们的信心。“病患能与医者保持良好的沟通,积极配合,治疗效果才能在他们身上有所显现。”医者仁心,处理好医患关系成为了陈玲日常开展工作的重要法宝。


治“帕”打好组合拳


帕金森病的治疗是一个需要多学科配合,共同努力的过程。

记者了解到,国内外应用DBS、TMS(又称“经颅磁刺激”)、磁波刀等神经调控技术治疗帕金森病较为普遍。目前,中山一院已探索形成一套良好的多学科合作的帕金森病综合治疗模式,包括神经内科、神经外科、麻醉科、核医学科、康复科等在内的科室通过打好“组合拳”,促进帕金森病尽早诊断与优化治疗。


图片3.png


在帕金森病早期诊断的过程中,“前驱期发现该病不是不可能的。”陈玲提及其参与的国家级与省级的两个重点研发计划,利用核医学的PET显像技术对帕金森病患者的成年子女进行检测跟踪,这是基于对早发帕金森病受到遗传因素影响的认识,该技术可帮助团队尽早观察病患子女是否存在“多巴胺能神经元减少”的表现,提高早期诊断的准确性。

2016年4月,中山一院成功实施了全国首例全麻DBS病例。《中国帕金森病脑深部电刺激疗法专家共识(第二版)》显示,该疗法是在帕金森病患者脑内核团或特定脑区植入刺激电极,通过脉冲电刺激调控相关核团或脑区的功能,达到改善症状的目的。在陈玲与中山一院多学科教授的带领下,该院DBS疗法的流程已逐步趋于成熟,并走在了全国前列。

由于DBS疗法耗材高昂,且帕金森病患者需要符合手术指征以及不存在手术禁忌,“只有约20%病患愿意且适合进行DBS手术。”陈玲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该疗法适用阶段、病患选择、治疗效果及术后管理等有关情况。相比于5年前采取的局麻技术,病患在手术过程中可能由于过度紧张、恐惧、疼痛,出现心率加快、血压升高,导致颅内出血、感染等棘手状况,现如今采取的全麻技术提高了患者手术舒适度和安全性。术后,中山一院还开展康复疗法、跟踪随访,多学科密切协作,完成治疗过程,明显改善帕金森病患者的生活质量。

“帕金森病DBS治疗最规范的多学科团队在中山一院。”陈玲自豪地说道,中山一院提供平台让多学科医疗团队得以合作,相互促进,这是治“帕”的优势所在。


助“帕”走上精准医学之路


“帕金森病具有高度临床异质性,随着基因分析技术、生物信息学分析工具、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的应用,目前帕金森病诊治能够更加精准关注疾病个体特点,帕金森病学界也已提出临床等级、基因分子等级、病理等级等新的帕金森病诊断思路。”陈玲此前受访时曾表示,在精准诊断的背景下重新考虑帕金森疾病修饰治疗,精准用药,此外利用TMS和DBS对大脑皮层及深部精准定位刺激,也是帕金森病精准治疗的一大突破。


HT7A4248.jpg

陈玲(右五)参加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帕金森病分会成立仪式


2020年1月11日,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帕金森病分会(以下简称“帕金森病分会”)成立,陈玲出任主任委员。受到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真诚为专家服务的影响,她谈及了当初成立的目的,是为突破传统医学临床分科的限制,广泛凝聚帕金森病精准医学相关的医疗卫生、生物医药、健康产业等相关领域工作者,搭建多学科、跨领域的合作交流平台,引领、推进新技术、新方法在帕金森病诊治中的研究及应用。

在帕金森病分会成立不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特殊时期帕金森病患者一方面顾虑自身病情出现恶化,另一方面则担心是否会被新冠病毒感染。陈玲急患者所急,迅速号召并组织分会中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康复科、麻醉科等14位知名专家开展在线义诊,为市民看病就医提供便利,为不能返院接受复诊的帕友提供免费有效的咨询指导,赢得了广大患者和社会好评。


图片4.png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陈玲带领的中山一院神经科ICU团队投入抗疫


在疫情进入防控常态化阶段,为促进“学术交流不停歇”,陈玲组织开展DBS精准治疗中山线上培训班、DBS程控线上沙龙、帕金森病多学科联合诊疗(MDT)病例研讨会等多个学术交流活动,聚焦帕金森病的前沿进展,积极探索病患就诊新模式,以提升该类疾病的规范化及个体化诊疗水平。

展望今年帕金森病分会接下来的发展,陈玲铆足干劲,制定帕金森病方向的团体标准、开展“4·11”世界帕金森病日科普活动、筹办第二届华南医工结合创新论坛等被逐项提上了日程。


图片5.png

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帕金森病分会成立大会暨帕金森病学术研讨会召开


精准医学的发展将对未来帕金森病的诊治带来深刻的变革,对帕金森病患者及其高危人群的诊断、治疗、随访等方面更加人性化、精准化。